欢迎来到北京赛车投注官网!

服务热线

400-015-3398

成功案例

联系我们

电话:400-015-3398
手机:13798563315
邮箱:北京赛车投注@admin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香江路远林大厦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成功案例

而依靠薪资聘请的人才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8-09-29 18:11

  ——专访维欧艺术联盟创始人赵鑫(本文原载于《留学》杂志2018年8月20日刊,总110期)

  当创意与创业碰撞,当新意与潜能穿插,当设计师与创始人融合,国际艺术教育机构—维欧艺术联盟应运而生。

  维欧艺术联盟(下文简称“维欧”)的总公司,坐落在北京市朝阳区苹果社区北区。这里是艺术产业聚集地,附近除了著名的今日美术馆外,还汇聚了大大小小的艺术工作室和艺术培训机构。

  走进维欧的办公区域,艺术气息扑面而来。大大小小的服装样品、五彩缤纷的雕塑作品,被放置在不同类型的教室之内,五花八门的工艺摆件看似凌乱,却运用不同的构思理念,摆放在工作区的各个角落。

  “维欧”深入灵魂的艺术气质,来源于它的创始人赵鑫。这一点,透过其英文标示“VO”可见一般。

  赵鑫笑着向《留学》记者解说道:“其实,V和O这两个字母来源于‘石头、剪刀、布’的手势形状,因为这与我自己学习的专业有关。”原来,赵鑫毕业自北京服装学院,而服装设计专业,自然离不开手、剪刀和布匹。

  与当时很多学生一样,赵鑫也有着自己的留学梦。意大利、法国、英国都有着浓郁的服装设计气氛,赵鑫也希望自己可以出国继续学习服装设计专业。2011年是中国第一波出国留学潮兴起的时代,但那时的他,却没有办法继续自己的深造之路。“直至今天,艺术留学的费用依然很昂贵,而那时的我,没有财力支撑出国所需要的花费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赵鑫仍有些感慨。

  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,必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大学期间就在艺术培训机构兼职当老师的赵鑫,早早就看到了艺术留学良好的发展前景。也是在2011年,没怎么深思熟虑的他,拿着3万元启动基金,开始了自己在艺术留学这片细分“蓝海”的创业历程。“回想当初,还是觉得挺辛苦的,最开始,我跟我的妻子是从一个小小的两居室起步,一点点扩大规模。”

  7年时间,维欧从两名“员工”起家,发展到如今的300名全职员工,公司也由北京,发展到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成都、青岛、杭州、石家庄、武汉、重庆、乌鲁木齐、南京、长沙等13个城市,并即将在伦敦、米兰、巴黎进行留学后服务。

  7年里,赵鑫见证着艺术留学领域的飞速发展,目睹着艺术留学教育行业的风起云涌,也思考着国际艺术教育的未来发展方向。

  中国留学市场的飞速发展,可以追溯到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,从那一年开始,出国留学的人数迅猛增加。“艺术留学服务,作为垂直的细分领域,在整个留学行业所占比例微不足道。艺术留学学前培训的市场规模每年约50亿—100亿元左右。经营的课程和产品也都以专业培训为主,包括中介、文书、语言培训为辅的一条龙服务。”赵鑫略微思索后继续讲道,“在维欧艺术联盟创立前后,其他艺术留学机构,也都纷纷开展并壮大着自己的业务,使劲浑身解数抢占这一新兴细分市场。”

  与其他艺术留学机构一样,赵鑫将服务看作自己扎根于行业的基石。教育行业是名副其实的第三产业,服务,是其立足行业的根本,因此,赵鑫坚持“以人为本”的服务理念。

  “服务类行业早期的发展多数依靠人们的用心,作为陪伴型服务,要有耐心,有信心陪伴学生的成长。”赵鑫向《留学》记者阐述道,创业最初,通宵熬夜指导学生进行作品集的制作是家常便饭,除了专业能力的提升外,侧面辅助学生心理承受能力的增强,也是他经常要做的事。

  “社会对于艺术学生总有一种所谓的偏见,就是学艺术的孩子成绩差、叛逆、不好管,这是环境对于学生带来的普遍压力,而我要做的,就是解开学生身上的桎捁,让他们散发光芒。”

  特立独行,是艺术的一种外显方式,打造学生的个性化,让学生被世界知名艺术院校录取,是艺术留学机构努力的方向。以高录取率闻名业内的维欧之所以没有被行业的竞争之风吹垮,依靠的不仅仅是优质的服务。

  商业发展的一个通用模式,就是由个性化小规模工坊,成长为标准化流水线公司。这是企业发展的常规形式,而作为要求个性与独立的艺术留学机构,如何找准个性与规模的平衡点,是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。作为维欧艺术联盟的掌舵人,赵鑫无疑也在思索这个权重比例。

  “与托福、雅思等语培机构不同,艺术设计或者艺术教育行业从来都不会有特别标准化的东西出现,艺术之所以特殊,就是因为与众不同。”作为专业艺术人才出身的赵鑫向《留学》记者解释道,“我们这个行业,很基础的理论还可以标准化,但更多的方面是不能统一度量的,尤其是西方艺术人才培养的逻辑,要求个性化发展。特色化、差异化才是未来在行业立足的根本,因此,保证个性化,是维欧进行教学的根本。”

  除了一对一教学,为保证个性化发展,赵鑫并没有严格控制学生服务的周期,而是基本秉着自然进行的状态。

  艺术留学,一般要准备3—4个主题的作品集,但主题的创作要循序渐进。不同学生的悟性不同,在学习过程中寻找灵感的时间节奏也不一样。“有的学生前期一直在做灵感发散,然后把所有作品的结果都压到了最后。如果所有学生都把作品压到后期,其实对于机构来说压力非常大。”

  赵鑫向《留学》记者解释,机构需要在规定时间将作品集提交到国外艺术院校的网站,如果在作品集的制作过程中,学生经常进行修改和新创意的制作,那么保证服务完成的压力是很大的。

  作为一家机构的创始人,赵鑫也曾在拿捏度量上左右为难,一方面希望学生能够更加完美的完成作品集,一方面又担心后期压力过大,同时还要兼顾成果与利益的平衡。

  权衡取舍后,在赵鑫带领下的维欧,始终坚持学生的个性化发展,仍旧以保证作品水准为优先,不进行流水线一刀切的模式,而是尽可能保证作品的前提下把控节奏。为此,赵鑫在教师培训上花费了大量精力。“我们不希望所有学生都太拖沓、太延误。但同时也要掌控整个教学节奏,这就需要做很好的教师培训,让教师拥有充足的经验,才能保证规模。”

  经历过中国艺考的赵鑫,对当年的学习记忆犹新。“16笔画出一个苹果”,是当时课堂的教学方式,数不胜数的作品临摹,一天一张的素描速写,充斥着他当年的学习生涯。“经过这样培训的学生,十分适合应试,但是这种学习方式,损伤的无疑是学生的创造力。”由于竞争的激烈性,艺考前的培训班广告铺天盖地,考上美院为目标的口号和标语到处都是,培训过度,是国内大教育环境下艺术教育所存在的一个问题。

  随着艺术留学的竞争加剧,赵鑫发现,国际艺术教育也开始出现过度培训的倾 向。

  “我们现在在培训过程当中发现,有很多高中毕业的孩子,都已经做到了国内本科毕业生的水平,这种现象在5年或10年前是不存在的,在零几年,出国学艺术只要交几张画,家里能交出学费就可以选学校了,但现在不一样,水涨船高,层层筛选,所有的学生都必须经过机构的培训,完成很大的工作量,创作更多的作品。”

  对于这一过激的现象,赵鑫非常忧虑。他告诉《留学》记者,艺术学习,是需要天赋和才华的,有天赋的学生,并不需要过多的训练,但是现在,名校的光环笼罩在所有学生和家长的头上,天赋较弱的学生只能依靠练习,才可以勤能补拙。“国外知名院校的要求很高,艺术天赋不占优势的学生,不通过练习是没有办法达到学校要求的,而这,随之带来了过大的工作量。除此之外,疲惫之下产生的心理压力也如影随形,老师在教学的同时,还需考虑学生的心理感受,尽力开导。”

  赵鑫认为,艺术学习应该是顺势而为的,学生本不应该在这个阶段承受太大量的教育,因此他反对过度培训,反对过度标准化的教育思路。

  艺术留学领域的行业共识,是横向发展作品集的培训能力,尽可能多地扩大专业种类与申请国家。维欧成立至今,公司服务涵盖服装设计、珠宝设计、平面设计、工业设计、建筑设计、纯艺术、电影等所有艺术专业留学,并延伸到培训后的一站式留学服务、设计师扶持和职业对接服务。

  除了拓宽主营教育服务线条的专业品类,延长服务周期,维欧的另一条线并没有采取年龄段的系列开发模式,而是采用产业链条服务的方式,延长上游,使产业与人才相结合。“教育培训行业的商业模式比较简单,将学生与老师合适的匹配到一起,就可以产生价值。创业里面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找到并留下好的人才。除此之外,找到好的人才还要平衡以前老的人才,这个过程是任何一个创始人都会面临的难题。”赵鑫告诉《留学》记者,维欧不希望让最好的人才流失,因此自然而然的延续发展下一阶段平台,即设计师孵化、职业猎头服务,为教师接洽设计项目,推荐更好的企业与就业机会。

  为了直面企业,目前“维欧”已经与众多时尚名企,例如Inditex(与Inditex旗下ZARA等八大品牌达成独家合作)、历峰集团、KAPPA、红坊集团、ICY品牌、玛丝菲尔等达成战略合作,让学员与企业充分链接,让设计师保持设计实力的同时兼具谈判、沟通能力,建立品牌孵化帮助优秀学员对接供应链、市场、商务和营销资源,做到出入企业游刃有余。

  赵鑫认为,未来的设计领域发展,必然绕不开设计师工作室的模式,虽然规模较小,但因为足够的创意与自主,工作室会给行业带来无与伦比的新鲜血液。而对接产业的职业培训是形成行业壁垒的良好方式。“教育一定要向上跟产业接轨,跟产业内一些优质的大公司和企业形成一个很好的战略合作关系,才能够培养出产业能用到的人才,形成壁垒。”

  与强有力的资本竞争不同,赵鑫立足行业发展的诀窍,在于商业模式的创新。为此,他采取了看似简单但蕴含巨大能量的“联盟”模式,以合伙人抱团取暖的方法,充分发挥不同的人才优势,集中不同细分领域的资源,应对来自行业各个层面的冲击。“有时候你会发现,资金实力较强的公司,商业模式十分简单,但教育公司的根本发展,是要靠人才来完成的。”赵鑫向《留学》记者解释道,在特定环境下开发新的市场,选择合伙人十分重要,按照好的合作分成比例,把优质人才按照项目合作模式聚集起来,会产生巨大的能量。

  具有异地管理能力或者多行业储备知识的人才少之又少,而依靠薪资聘请的人才,有时并不长久,只有找到一个能够把一件事情当作自己的事业,愿意花费一定资金,投入相对时间的人,才是良性的发展模式,才能抵抗风险。“我这两年特别推崇共享经济里面的另一个发展方向,就是共享品牌的价值。消费者未来有可能既是消费者又是投资人,团队可能既是员工又是投 资人。”

  赵鑫表示,近些年,维欧艺术联盟不断扩大,是因为所有的联盟合伙人都有一个信心。“艺术联盟的一个终极想法,就是如何让学生和家长拥有维欧教育品牌的长期价值,形成一个自循环。”